「人本自立」—以人為本的院舍照顧文化 照顧院友的意願

推動人本自立的目的是讓長者過有尊嚴和自主的生活,小如精緻軟餐的供應也能帶起長者對生活的盼望。

03.2022Focus

採訪、撰文:黃詩雅 ╱ 攝影: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大多數院舍基於安全的大前提,都會全面照顧長者和復康人士,他們要穿束衣、倚賴尿片,活動空間及社交生活受限,生活大小事情均由照顧團隊決定,過着日復一日的日子。

機構同工在培訓中參與不同體驗,使他們更理解住院長者的感受。
機構同工在培訓中參與不同體驗,使他們更理解住院長者的感受。

為了讓住院長者享有自主和有尊嚴地生活,早於2018年,本機構發展「人本自立」—一種強調尊重被照顧者的意願,重視其選擇的照顧文化,長者服務向台灣考察及取經,後來更獲邀到海外出席研討會,與台灣及日本專家交流,更讓院舍團隊及家屬體驗到「人本自立」的好處,並將這種照顧文化推展至其他服務。

不少臥床長者需使用尿片,人本自立的培訓利用特別物料,讓參與同工初嘗長時間用尿片的不適感。
不少臥床長者需使用尿片,人本自立的培訓利用特別物料,讓參與同工初嘗長時間用尿片的不適感。

「每位老友記都有自己想做的事」

近年,機構在三間長者院舍內陸續推行「人本自立」,改變近300名院友的住院體驗。90歲的林婆婆數年前因跌倒骨折,進行髖關節換骹手術後,需要全日臥床及使用約束物品,即使婆婆有意欲如廁,但下肢因長期約束而退化,只能倚賴尿片。山景長者護理院社工呂泳彤說,院舍內每位老友記都有自己想做的事,林婆婆的意願是可以「落地行」,因此照顧計劃其中一個目標是加強婆婆的下肢肌力。

護理員廖梅芳說:「婆婆剛入住山景時表現抗拒,後來我把握護理、洗澡的時間與婆婆聊天,從而建立互信的關係。」護士馮綺華附和說:「『人本自立』的『額外工作』就是多問兩句,了解院友的意願。」馮姑娘會協助婆婆走路,並會拍照及錄影作記錄,她說「婆婆最喜歡談及兒子,所以我會哄她『拍張美麗的照片給兒子看』」,婆婆做到後會很有成功感,感到「原來我這麼厲害」。

培訓期間,機構同工要被綁及蒙眼,體會長者穿約束衣的感受。
培訓期間,機構同工要被綁及蒙眼,體會長者穿約束衣的感受。

照顧團隊着重長者們日常生活的訓練,例如婆婆喜歡看窗外,團隊便善用這個動機,為婆婆進行站立訓練;亦曾將一個球綁在輪子助行架上,讓婆婆透過踢球強化下肢。經過逾一年的介入,婆婆已經可以用輪子助行架,自行由房間步行到飯廳,每日她可在職員協助下到廁所如廁,日間亦可解除約束用品。

林婆婆努力做上肢訓練。
林婆婆努力做上肢訓練。

能重新走路是奇蹟

最初呂姑娘提出在日間解除林婆婆的約束物,令婆婆的兒子劉先生感到十分愕然和詫異。他解釋道:母親曾在之前住的護老院內跌倒,令他對解除約束物缺乏信心,加上疫情期間院舍禁止探訪,也增加了劉先生的擔憂。然而照顧團隊沒有放棄,更嘗試釋除劉先生的疑慮,他們強調解除約束物的過程是循序漸進的,而且院舍有充足人手照顧婆婆,最終劉先生同意先在日間解除母親的約束物。

「自由些當然開心些」,劉先生透過視像通話見到母親明顯比之前開心和寬容,為母親的生活質素得到提升,並建立起自信感欣慰。母親由全日臥床,到如今能用助行架走路,劉先生稱當初從未想過有這一天,直言「原來這個世界有奇蹟」。婆婆亦自豪地說:「我行到,但行不遠,我做得到就會自己做」。

山景長者護理院內有健身房,林婆婆利用樂齡科技進行下肢訓練。
山景長者護理院內有健身房,林婆婆利用樂齡科技進行下肢訓練。

與婆婆一起體驗人本自立後,馮姑娘和梅芳皆異口同聲笑說:「見到婆婆比以前自由,自己也開心,所以現在會更想用心做好每件事。」

山景長者護理院院長蘇小燕表示,實踐人本自立講求跨部門、跨專業的合作,並且是由小事做起,重視長者生活化的參與,而不是硬生生的訓練和護理。同時亦很需要樂齡科技的輔助,例如輪子助行架、精緻軟餐等。蘇院長樂見同事團隊、服務使用者及家屬都能體驗人本自立的好處,她期望持續推展這種文化,累積更多經驗和照顧小點子。

在「人本自立」照顧模式下,林婆婆已經可以用輪子助行架,自行由房間步行到飯廳。
在「人本自立」照顧模式下,林婆婆已經可以用輪子助行架自行由房間步行到飯廳。

人本自立文化在本機構的長者院舍推行兩、三年後,已取得明顯成效,隨之逐漸推展至康復服務、外展及家居上門服務等,惠及更多服務使用者。

家屬劉先生透過視像通話,見到母親明顯比之前開心和寬容,他欣慰見到母親建立起自信。
家屬劉先生透過視像通話,見到母親明顯比之前開心和寬容,他見到母親建立起自信感欣慰。

康復服務院舍「小試牛刀」

有近50名智障人士的葵盛院舍,前年起挑選了兩個個案試行人本自立,其中一個個案是59歲的彩梨。彩梨患有高血壓、糖尿病、柏金遜症等,是宿舍內需高度照顧的舍員。偏食的壞習慣使彩梨體重過輕,她前年10月的體重為33.2公斤,BMI只得13.9。照顧團隊為彩梨訂立照顧計劃,介入一年後,彩梨每日的飲水量由800毫升增加至1400毫升,原本久坐不動的她建立起每日運動的習慣,體重亦增加了逾5公斤,同時毋須再到營養科覆診。

保健員陪伴彩梨在院舍走廊運動。

「初頭其實無感覺,每日見到舍員不覺得有何變化」,葵盛宿舍院長廖盈珊(Irene)翻看這一年來的照片和影片,驚覺彩梨的前後對比頗大,她與同事都很開心,有很大滿足感,「每日在做的事原來對舍員有正面影響」。

為了鼓勵彩梨多喝水,每當喝夠400毫升清水,彩梨便可得到她喜愛的巧克力奶或花茶。

初次嘗試人本自立便取得成效,但推動背後亦遇到不少困難,葵盛宿舍有20個職員,僅4個職員曾接受培訓,Irene表示:有前線同事交更時或會不清楚要做甚麼,大家未能上下一心執行個案照顧計劃。有見及此,Irene為同事安排培訓和分享,同時制定照顧的執行流程與分工,讓同事容易掌握。

Irene表示:另一困難在於舍員的參與度,人本自立強調被照顧者的意願,舍員卻未必能清晰地表達自己,因此需要依靠同事多留意舍員的喜好和情緒。Irene以飲水為例,起初同事靠口頭鼓勵彩梨多飲水,惟作用不大,後來同事由彩梨的喜好出發,每當彩梨喝夠400毫升清水,便可得到她喜愛的巧克力奶或花茶,結果大大提高了彩梨飲水的意欲。

為了增加長者生活的自主性,有院舍同事嘗試不直接餵食,而是花更多時間協助長者自行進食。

保健員細心觀察,盡力而為

這一年多期間曾發生一段小插曲,彩梨一直靠飲營養奶補充營養,但飲奶一段日子後,體重卻毫無變化,這事令保健員Ada耿耿於懷。及後Ada留意到彩梨服食的藥物與蛋白質相沖,她隨即告知照顧團隊,經諮詢醫生意見及調整飲食,彩梨的體重漸漸增加。

彩梨有偏食的壞習慣,「人本自立」照顧介入前,彩梨僅重33.2公斤,面色亦不太精神。
彩梨有偏食的壞習慣,「人本自立」照顧介入前,彩梨僅重33.2公斤,面色亦不太好。

Ada強調,彩梨身體有改善是整個團隊的成果,而她只是在自己的崗位上盡力而為,在過程中,她體會到人本自立是要用心去認真了解舍員的一切。

Irene回想,以前覺得只要是對舍員好的事,例如多喝水,團隊就要他們照做,但如今Irene和整個團隊開始改變想法,原來舍員開心與否都很重要,因此無論是制定照顧計劃,抑或照顧舍員,他們都希望舍員能開心地生活,有動力地建立好習慣,而不是被逼着做。

應用了「人本自立」照顧後,彩梨建立起做運動的習慣,體重亦增加逾5公斤,更不用再覆診營養科。
接受了「人本自立」照顧後,彩梨建立起做運動的習慣,體重亦增加逾5公斤,且不用再到營養科覆診。
 
其他文章